北宋的夜市-宋代的夜市-北宋的夜市-宋代的夜市

2024-05-14 06:19:53      点击:
北宋的夜市?宋代的夜市

  穿越回宋朝看宋朝夜市!唐朝的繁华也不过如此!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一到夏天胖十斤,这是我的真实写照。

  深夜,夏风,街边,烧烤摊。

  约三五好友,点上百八十串,几瓶冰镇啤酒,即可开始谈笑风生。

  从市井冷暖家国大事,到萍水相逢人间百态,酸甜苦辣尽在烟火缭绕中。

  这是只属于中国人的「深夜食堂」。

  有人感叹,感谢现代生活,要在古代,连电灯都没有,漫漫长夜可怎么熬。

  我却认为,这个担心毫无必要。

  我们有的,古人都有,他们还能玩出花样来。

  穿越回宋朝

  如果上天给我一次穿越的机会,我会选择回到宋朝,虽然唐朝的妹子不错,但宋朝的夜生活更不错。

  开封和杭州,是不夜城,由于坊市合一,没有营业时间和营业地点的限制,夜市未了,早市开场,间有鬼市,甚至还有跳蚤市场。

  在宋代之前,开放的、自由的城市商业形态难得一见,主流的城市形态是坊市制(里坊制),居民区与商业区严格区分,居民区内不准交易买卖,商业区,还有严格的开市闭市制度。

  也就是说,宋代之前,古人的字典里可以说没有“夜市”两个字的,一入夜,大家都早早地洗洗睡了。到了宋代,赵家两兄弟当了老大,他俩本来就是混江湖出身,平时也喜欢泡个吧撸个串,干脆就让大伙一起玩。

  至于唐朝的夜市,可别被《长安十二时辰》迷惑了,一年365天就元宵之夜那一晚让你嗨,元宵之外的其他日子,晚上是一片死寂的。

  与此同时,唐朝还实行宵禁制度:每日入夜之后,长安城的街鼓响起,城门与坊门会准时关闭。

  假设在唐代的夜晚,你与某个妹子在长安城晃荡,是会被以“犯夜”的罪名给抓起来的。

  宋朝夜市的美食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一个十足的吃货的话,那么你一定不会错过宋朝夜市的美味佳肴。

  东京汴梁的酒楼和今天的一样也都扎堆,其中“樊楼”是头牌,高三层,你别小看只有三层,据载它的基座很高,在它上面能俯瞰皇宫,在首都敢造这样的建筑,也只有宋。

  《水浒传》里宋江等人就逛过汴梁的夜市,在樊楼里边搞了个包厢,服务质量堪比海底捞。

  电视剧《知否》里边也多次提到了樊楼,小公爷春闱考试包下酒楼备考,婚后与妻子申氏吃雪花酒,都是在樊楼。

  新婚之夜,明兰说了一句侯府东西不太好吃,宠妻狂魔顾廷烨就去樊楼给明兰买来了软酪、鸭爪、螃蟹和羊肉泡馍等果子吃食。

  盛明兰私会小公爷,小夫妻打冷战好几天,最后顾廷烨从樊楼带回了一个肘子,二人心结打开,重归如初。

  除了酒楼,宋朝的小吃街也是比比皆是。

  马行街,是小吃、茶馆、小商品、卖艺算命综合一条街,这里天天上元夜夜除夕,大文豪苏东坡也必定来过几回,不然怎么会写出“蚕室光阴非故国,马行灯火记当年”?

  另外还有一个吃货们喜欢的地方,就是州桥夜市,那里聚集了各类小吃和水果,来自全国各地,价格便宜公道,童叟无欺,光听名字就流哈喇子。

  那种叫做滴酥的蜜饯,用奶油做的花式小点心,宋朝人从牛奶中分离出奶油,搀上蜂蜜,搀上蔗糖,凝结以后,挤到盘子上,一边挤,一边旋转,一枚枚小点心横空出世,底下圆,上头尖,螺纹一圈又一圈,所以又叫“滴酥鲍螺”。

  宋代还有冷饮——“冰雪冷元子”,是用黄豆和砂糖做的,把黄豆炒熟,去壳,磨成豆粉,用砂糖或者蜂蜜拌匀,加水团成小团子,最后浸到冰水里面。

  我们夏天在夜市烧烤,最受欢迎的当数羊肉串。宋朝人最喜欢的批切羊头是指把羊头肉细切,将晶莹透亮的羊头肉细细切了,肥瘦相间,红白分明,佐以陈醋、辣子,便是一碟上好的下酒菜。

  不止如此,宋朝人夜市菜单还有灶炉内烤熟的炕羊,炭烤的炙子骨头(羊胁排),煎熬的酒煎羊,慢炖的鼎煮羊羔,用外皮包馅卷成条状的羊头签、羊舌签等,宋朝人对羊肉做法是不是特别讲究?

  宋朝的娱乐项目

  如果你是单身,你可以在酒楼笙歌宴饮,找酒楼茶坊的歌姬作陪,樊楼可是汇集了开封城李师师、徐婆惜、封宜奴、孙三四、王京奴这五大名妓,相传风流皇帝宋徽宗与京都名妓李师师常在此相会。

  这是不是像现代的夜总会?你能随时听到人们八卦一下最近又看上哪个歌姬了,当然,家中有母夜叉的除外。

  比如陈季常就经常和苏轼一起出入酒楼,但陈季常家有悍妇柳氏,每次陈季常在外嗨皮回去,跪搓衣板子是肯定的,有次恰好被苏轼撞见,苏轼说柳氏是河东狮,河东狮吼的典故不胫而走。

  当然了,关注看鉴的粉丝都是才高八斗的人(比苏东坡还有才),一定有更高的追求。

  那么,去酒楼茶坊,和几个志趣相投的好基友到茶馆里小聚,谈谈人生,聊聊理想,也是不错的。

  如果说去酒楼茶坊不接地气,没关系,平民百姓也有自己的娱乐活动,那就是到勾栏瓦舍去听听小曲儿,看一下杂剧,再买点杂货什么的。

  勾栏里的节目多种多样,有杂剧、傀儡戏、影戏、杂技、散耍、说史书、讲故事、谈经、舞番曲、诸宫调等等,指不定你还能看到惊喜,如丁仙现(比刘德华还红的演员)、张七圣(比刘谦还红的魔术师),也会到东京的瓦舍演出,相当于今天的大明星“走穴”。

  正是在这种热闹的夜市氛围中,许多男男女女邂逅了自己的姻缘,宋代的女性也可以逛夜市,所以辛弃疾才会写下:“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
北宋的宰相有多少人?北宋官员俸禄_1

  导读:北宋官员俸禄之优厚,在中国历代封建王朝中是数一数二的。据《宋史·职官志》的记载,宰相、枢密使一级的高官,每月俸钱三百千,春、冬服各绫二十匹、绢三十匹、绵百两,禄粟月一百石;地方州县官员,大县(万户以上)县令每月二十千,小县县令每月十二千,禄粟月五至三石。正俸之外,还有各种补贴,如茶、酒、厨料、薪、蒿、炭、盐诸物以至喂马的草料及随身差役的衣粮、伙食费等,数量皆相当可观。

  宋真宗时外任官员不得携带家属,而家属的赡养费则由官府财政供应,月供米、面、羊等生活用品。此外,还有“公用钱”(即招待费),如节度使兼使相公用钱可高达二万贯,而且上不封顶,“用尽续给,不限年月”。公用钱之外,又有“职田”。诸路职官,各有职田,两京、大藩府四十顷,次藩镇三十五顷,直至边远的小县,尚有七顷。且“外官占田,多逾往制”,由佃户租种,官员坐享其成。

  网络配图

  北宋实行官员高俸制,目的在于养廉。这在北宋皇帝及其有作为大臣们的心目中是十分明确的。正如宋太宗所说:“廪禄之制,宜从优异,庶几丰泰,责之廉隅。”因此,北宋从宋太祖至徽宗,都曾为百官养廉而不断增俸。北宋少数官员也曾提出高俸养廉问题。如范仲淹在“庆历新政”施政纲领中就提出:“养贤之方,必先厚禄,禄厚然后可以责廉隅”,“使其衣食得足,……然后可以责其廉节,督其善政,有不法者,可废可诛。”王安石在熙宁变法期间,不仅增了官俸,而且发了“吏禄”。官与吏习惯上通称官吏,但在宋代,官与吏职能尊卑有严格区别。官由朝廷除授,籍在仕版,考核升迁管理之权在朝廷,且按朝廷规定的禄格领取俸禄;吏则或出于召募,或应于差役,是各级官府及其下属部门的各类办事、管理人员,无俸禄,靠克扣、受贿和侵渔百姓为生。《宋史》对恶吏、赃吏,尤其是狱吏、仓吏、府吏等贪赃掊克乃至致死人命等恶行多有揭。

  如熙宁三年八月,神宗发现仓吏侵克欺盗军粮严重,因而下令创立“仓法”,或称“重禄法”,本着“增禄不厚,不可责其廉谨”的指导思想,首先给仓吏以厚禄,岁额一万八千九百贯。但同时又立法对赃贿者施以重罚:给禄之后,如再侵克受贿,“计赃钱不满一百徒一年,每一百钱加一等;一千流二千里,每一千加一等,罪止流三千里。……徒罪皆配五百里外牢城,流罪皆配千里外,满十千即受赃为首者配沙门岛。”此后,“仓法”逐步推及内外吏,至熙宁六年正月,吏禄总额已达十七万一千五百余贯。王安石曾向神宗表白:“吏胥禄廪薄,势不得不求于民,非重法莫禁,以薄廪申重法,则法有时而屈。今取于民鲜,而吏知自重,此臣等推行之本意也。”“本意”如此善良,而实施的效果自然是使官吏们的腰包不断鼓起来,但就“廉隅”而言,却不似决策者主观想象的那样乐观。“仓法”刚刚实施时,吏畏重法,且有厚禄,贪赃恶迹稍有收敛。《续资治通鉴长编》在记载上述“仓法”的那段文字之后,有一条小注说:“由是岁减运粮卒坐法者五百余人,奸盗以故不得纵。后推及内外吏,吏始重仍法。”可惜这种情况太少了,而且转瞬即逝。

  网络配图

  正如《宋史纪事本末·王安石变法》所说,“然良吏实寡,赇取如故。”更严重的是吏对“厚禄”并不满足,连王安石也承认:“今吏之禄可谓厚矣,然未及昔日取民所得之半也。”又据《宋史·孙永传》载:“(神宗)时仓法峻密,庾吏受百钱,则黥为卒,府史亦如之。神宗又问(永):‘此法既下,吏尚为奸乎?’对曰:‘强盗罪死,犯者犹众,况配隶邪?使人畏法而不革心,虽在府史,臣亦不敢必其无犯也。’”另一方面,吏给厚禄之后,导致吏人数猛增。《宋史·苏辙传》载:元丰后,吏额比旧时增加数倍,哲宗命苏辙“量事裁减”。吏人白中孚解释了吏额猛增的原因:“昔无重法、重禄,吏通赇赂,则不欲人多以分所得。今行重法,给重禄,赇赂比旧为少,则不忌人多而幸于事少。”

  这就是“事不加旧而用吏至数倍”的奥秘所在。岂止是吏,高俸政策也同样促使官员人数及财政开支激增。清赵翼《廿二史札记·宋冗官冗费》云:“宋开国时,设官分职,尚有定数,其后荐辟之广,恩荫之滥,杂流之猥,祠禄之多,日增月益,遂至不可纪极。”仅以“三班员”(供奉官、左右班殿直)而言,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载,宋初仅三百人,真宗天禧间已达四千二百余人,而神宗时则多至一万一千余人。由于官吏队伍不断膨胀,国家财政负担也就日益加重。元祐三年(1088年),户部尚书韩忠彦等向哲宗奏报:“今者文武百官、宗室之蕃,一倍皇祐,四倍景德……而两税、征商、榷酒、山泽之利,比旧无以大过也”,结果就是“大抵一岁天下所收钱谷、金银、币帛等物,未足以支一岁之出”。至徽宗大观三年,经济形势更加严峻,国库耗竭,以至官俸有难以为继之虞。正如御史中丞张克公抗言:“今官较之元丰已多十倍,国用安得不乏!”

  在国家经济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适当增加官吏俸禄,提高其物质生活,是必要的,是好事,但如果把它作为防贪养廉的手段,认为“禄厚则人知自重”,“高俸以养廉”,这便陷入了认识上的误区。

  网络配图

  事实证明,北宋的高俸制并没有“养”出官吏们的廉。其实,官吏的廉与贪,主要是由其不同的精神品质、人格追求决定的,而不是由俸禄的多寡“养”成的。在同等俸禄的情况下,往往是廉者自廉,贪者自贪。廉者是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贪者则是利用职权,见利忘义,弃廉耻而苟得,鬼使神差,志在必贪。最显著的事例是在“公用钱”和“职田”上。此制目的本在养廉,对此,廉者尽归公有,贪者则“私以自奉,去则尽入其余”其泾渭竟是如此分明!质言之,以高俸养廉只能是一种善良的、主观的愿望,而把现实中人性的复杂性看得太简单了,乃至误认为廉与贪是俸禄的多寡“养”成的。禄厚,终有止境,而贪官赃吏的欲壑则是无底黑洞,决不是任何厚禄所能填满的;且贪官赃吏既无人格,何来“自重”!对于本来就没有的品质,岂是厚禄所能“养”出来的?

  以《宋史》而论,如果以熙宁为界,把北宋划分为前后期的话,便会清楚地看到,后期贪官赃吏大大多于前期,在俸禄成倍往上翻的同时,贪官赃累巨万者亦随之增多,至北宋晚期竟出现了以蔡京等“六贼”为代表的贪官集团,使北宋贪贿肆虐之风达到巅峰,北宋的政治腐败也同时达到了极点,终于导致北宋

亲!欢迎您阅读 公司,专注于太阳能维修空气能维修热水工程维修

快修地域:广州 深圳 珠海 汕头 韶关 茂名 中山 惠州 济南 济宁 潍坊 临沂 泰安 威海 南京 无锡 扬州 南通 盐城 昆山 杭州 绍兴 金华 台州 义乌 郑州 石家庄 沧州 沈阳 成都 绵阳 德阳 武汉 十堰 宜昌 福州 泉州 合肥 包头 南宁 柳州 桂林 西安 榆林 长春 吉林 太原 南昌 昆明 遵义 兰州 海口 银川 西宁 拉萨 北京 洛阳 南阳 东莞 菏泽 嘉兴 廊坊 长沙 梧州 贵阳 上海

QQ客服
企业官方客服QQ
QQ客服
企业官方客服QQ
加盟合作微信

| 数据统计→:

Baidu
map